您当前的位置:浙江在线 > 政情 正文
醉驾入刑,该不该有“七年之痒”?
2018年06月13日 19:41:14来源:浙江在线作者:记者 黄宏

41.jpg

  浙江在线6月13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黄宏)已阅君今天要聊一个话题,一个多月前,它就本该被人记起。

  人的心理活动中,有一种叫“高度唤醒”。一件事,本来可能已经被人淡忘,人到了某个场合,突然间,这段已经沉睡的记忆,被唤醒了。

  这件被突然唤醒的事,就是:醉驾入刑已经七年了!

  但追究被唤醒的事由,却不那么好。现在有些人觉得:醉驾入刑的效果已经达到了,可以松一松了。

  对醉驾的惩处,究竟该不该松?最近世界杯马上要开赛,公安部也早已在全国部署相关专项行动。借着世界杯快到的机会,已阅君要聊一聊这事。

  看看哪些名人,为酒驾付出代价?

  这些年,为酒驾付出代价的名人有不少。

  第一个“撞枪口”的名人,是高晓松。

  刑法修正案八施行后第八天,那天,在北京市东城区,发生了起追尾事故,4车连撞,4人受伤。

  交警在现场,看到了高晓松,测试后,发现他血液中酒精含量达醉驾标准3倍。消息传来后,高晓松当年唱的《同桌的你》,有网友把它改成了《醉驾的你》。

  “明天你是否会想起,喝的是啤的白的。明天你是否会后悔,视法律如同儿戏……谁让你放纵自己,谁把你的长发剪去,谁给你穿上囚衣……”

42.jpg

  央视的相关画面

  第二天,高晓松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刑事拘留;再过一周,高晓松被判拘役6个月,罚款4000元人民币。

  2012年,演员王志文酒驾,被上海长宁警方查获。

  去年10月,在北京市朝阳区西大望路八王坟路口,央视前主持人郎永淳醉驾被查获,2017年11月3日,郎永淳危险驾驶案一审宣判,郎永淳犯危险驾驶罪被判处拘役3个月,并处罚金4000元。

  如果真如有人所说,对醉驾的惩处该松一松,那这些因为酒驾或醉驾被惩处的名人,人们会怎么看?会不会觉得他们只是运气不好?

  看看哪些官员,为醉驾吃了苦头?

  官员,也是被查获醉驾的特别人群之一。

  比如说,2013年,温州发生了一件事:温州市财政局副局长吴某因为醉驾,被交警拦下,第二天被刑拘。温州市纪委立即表示,吴某可能是到当时为止,在温州因醉驾受到处分的级别最高的官员。

  八天之后,案子就在温州鹿城法院开庭审理,吴某被当庭判处拘役2个月15日,并处罚金2500元。

43.jpg

  当时的新闻报道

  醉驾,自家人也会被查。像2015年时,广东省梅州市公安局森林分局梅江派出所副所长郭旺祥,就因为醉驾被交警查获,之后被判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一年,并被开除党籍。

  这种示范效应非常有效,比如说,很多政府公务人员对“醉驾”二字,就避之唯恐不及。

  比如说,2012年时,山东省有个局的一名处级干部醉酒驾车,被交警拦住,情急之下,他居然拔腿就跑,翻过护栏,躲进路边沟里,最后被交警抓住。要不是醉驾入刑的威慑力,他干嘛跑,干嘛翻护栏,干嘛躲进沟里?

  如果醉驾入刑松了,这些因为醉驾被惩处的官员,会怎么想?认识他们的人,熟悉他们的人,因为他们被查获的示范,而对醉驾产生敬畏感的人们,又会怎么想?会不会因此产生迷惑感?

  对已经养成的习惯,应该珍惜

  正因为七年来,一直始终如一,人们才对醉驾入刑这么有敬畏心。

  上饭桌时,有人拿来酒,人们才会习惯性地摆摆手:“今天我开车来的。”对方才会习惯性地不劝酒。

  很多数字,能说明这种习惯已经养成。

  比如说,因为始终保持查处酒驾、醉驾力度不减,酒驾、醉驾案件不断下降,像浙江,2017年查处的案子,就又比2016年下降17.3%。

44.jpg

  代驾是因醉驾入刑而催生的新行业

  再比如说,自从醉驾入刑后,一个全新的行业被催生了:代驾。2011年5月至2016年,全国共有酒后代驾订单4.34亿单,光2016年,就产生了2.16亿单。

  中国是一个酒后面都可以带“文化”二字的国度,七年时间内,人们的习惯能改变成这样,实在不容易,值得珍惜。

  醉驾入刑以来,效果显著,交通参与者无不拍手称快。好不容易大部分群众对开车喝酒有了敬畏心,突然有人提出要松一松,这是准备唱哪出呢?

  人们常说,任何事情有“七年之痒”,但醉驾入刑这件事,关系老百姓的出行安全,绝不应该有“七年之痒”,应该一个标准、一个尺度,持之以恒地抓下去,让习惯成为自然。


标签: 醉驾入刑责任编辑: 陈斌
分享到:
版权和免责申明

凡注有"浙江在线"或电头为"浙江在线"的稿件,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浙江在线",并保留"浙江在线"的电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