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浙江在线 > 政情 正文
我在基层做信访 | 小吕落户记 这些图很暖心
2017年09月14日 17:07:42来源:浙江在线作者:记者 沈吟 通讯员 夏曦

  编者按:信访工作是了解民情、集中民智、维护民利、凝聚民心的一项重要工作。依法及时就地解决群众合理合法诉求,一直是浙江信访干部的追求。浙江新闻客户端、浙江在线新闻网站联合浙江省信访局,开设《我在基层做信访》栏目,听浙江基层信访干部讲述一线工作中的酸甜苦辣。

  讲述人:嘉善县信访局办信科 李萍

1.jpg

  我叫李萍,2014年6月到嘉善县信访局办信科工作。3年多来,我已办理各类群众来信500多件,其中有一封来信让我记忆深刻。那是我踏上信访岗位的第3天,一大早就收到了一封由县长签批的群众来信。来信人叫吕某,住在西塘镇某村,自述10多年前抱养了一名女婴,如今已经17岁,即将成年,但因为没有办理户口,给孩子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,希望政府帮忙解决孩子的户口问题。

2.jpg

  按照规定将相关情况录入系统后,考虑到这个信访件情况复杂,我又及时向局领导作了汇报。一整天下来,我的脑海里一直不停地想象着那些画面:孩子买不了车票,求学之路受到影响……甚至将来无法拥有受法律保护的婚姻。

3.jpg

  之前,吕某已先后到民政局、公安局等走访反映,但一直没有解决。考虑到这一事项涉及多个部门,且存在政策壁垒,为凝聚合力、推动问题解决,我们提请相关县领导领衔包案,定下了一个“三步走”的方案:第一步,去吕某家中实地了解情况;第二步,组织协调相关部门会商;第三步,在达成共识的基础上,尽快形成可行性方案。

4.jpg

  当天下午,我们联系了村干部一起到吕某家中走访。吕某母亲徐大妈回忆了当年的情况,因为儿子婚后一直未生育,1996年年底,徐大妈经人介绍,从外地抱养了一个刚满月的女婴,当时全家人都很高兴。没想到几年后,儿子儿媳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了,孩子一直跟随徐大妈和养父吕某一起生活,但两人谁也没把落户的事情放在心上。

5.jpg

 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,接下来几天,我们又组织了会商讨论,相关部门分析了解决小吕“黑户”问题的难点。公安部门认为,抱养时没有报警,缺乏有力的证据,无法出具捡拾证明;民政部门认为,小吕和养父的情况不符合收养法的相关规定,不能办理收养手续。而村干部也表示,2000年和2010年两次人口普查时,工作人员都上门通知了,但小吕没有申报户口。

6.jpg

  本着依法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理念,各部门从分析现有落户政策出发,打破相互间的壁垒,最终形成了“确认法+排除法”的处理办法。确认法就是抚养人书面提供抚养过程情况说明,并由社区及两名以上无利害关系人对抚养情况进行证明,再由公证部门对事实抚养进行公证。排除法就是由公安部门采集被抚养人的DNA样本,并与全国拐卖儿童数据库进行对比排除,再由计生部门通过亲子鉴定排除计划外生育嫌疑。

7.jpg

  这一系列流程完成后,吕某拿着相关材料向西塘派出所提出了落户申请。2014年12月,常住人口信息系统中终于有了小吕的户籍信息。拿到崭新的身份证后,小吕兴奋地说:“我终于可以走出这个小镇,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!”

8.jpg

  如图中这样,匆匆赶回家的夜晚,我已经记不得是第几个了,偶尔也会感觉身心俱疲。但每每想起小吕灿烂的笑容以及她那句发自肺腑的“谢谢”,我在这微凉的夜色中就感到温暖如初,鼓励自己不断前行!


标签: 基层;信访;李萍责任编辑: 陈斌
分享到:
版权和免责申明

凡注有"浙江在线"或电头为"浙江在线"的稿件,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浙江在线",并保留"浙江在线"的电头。